而对面的炼锌厂和炼铟厂经常排黄烟
2019-06-29 14: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泸溪县鑫海环保有限公司电解锌车间大量烟气直排,车间内气味刺鼻,让人呼吸困难。

暗访组来到当地的鲇鱼溪桥,沿着山路走10多分钟后,到达鑫海环保有限公司正对面的山坳里。

暗访组一名环保人士介绍,电解金属锰、锌、铝等,属于高能耗、高污染的冶炼行业,其生产的废液废渣中含有大量氨、酸、硒及剧毒物质六价铬,如果不谨慎处理,会对周边的水体和土壤等造成毁灭性破坏。

大量矿渣露天堆放,严重污染土壤

泸溪县武溪工业集中区,许多锰、锌冶炼企业的黑色富含重金属废渣露天堆放,污染当地环境。

你们为何不戴口罩,这么恶劣的环境怎么受得了?暗访组人员上前询问工人,然而工人的回答令人无奈。一名工人说,大家早已习惯这种环境,戴口罩反而热,不方便。

泸溪县地处湘西自治州的崇山峻岭之中,美丽的沅江与湘西母亲河峒河在此交汇。再次来到泸溪县,冶炼、化工企业依旧星罗棋布。在武溪工业集中区,近20家电解锌厂、电解锰厂、化工厂、钙锰磷肥厂等聚集在此。直排或超排的废气、废渣、废水,不仅污染空气,而且对周边的土壤、河流造成巨大的破坏。

说到这里的污染,我们满肚子的苦水。屋场坪村的张先生也感同身受。他愤愤地说道:附近工厂排放的烟尘,使村后的马尾松林大片死亡,我家种的柑橘、桑树、板栗、枇杷等果树,不是树被熏枯熏死,就是果子的外观非常难看,很难卖出去。

泸溪县火龙溪河床被污水和废渣占据

走出车间,黑烟不断地从烟囱冒出来,给天空划下浓重的一笔。

一名守渣工人透露,这个废渣场已经使用了近十年,附近的冶炼厂大都将冶炼后的矿渣,用卡车运来这里露天堆放。这些锰、锌冶炼企业的危险废渣,就这样堆积在此,等待自然界的降解。

桥头一块工程概况公示栏显示,这里是泸溪县火龙溪河段重金属治理工程。这个由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中南勘察设计研究院勘察设计的工程,治理范围为火龙溪下游630米河段,河道废渣清理数量为31747立方米。施工范围包括废渣挖运、岸墙砌筑、土方开挖及回填、河岸绿化工程。暗访人员现场发现,这项工程没有动工的迹象。

现场可看到,这些含重金属的废渣既没有按环保要求铺设防渗膜,也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黑渣低洼处积淀的雨水,呈黑褐色,散发出刺鼻气味。

在废渣坝下,大量含重金属的泄漏液不断溢出,排入鲇鱼溪。废渣库旁冶炼锌的鑫海环保公司的生产废水,也经两根暗管和一根明管,排入鲇鱼溪。

然而,自从这里建厂后,环境就不断恶化。周阿姨说,现在附近的河水早已不见鱼虾,河水被污染后,毫无用处,而对面的炼锌厂和炼铟厂经常排黄烟,刺眼又刺鼻,让人呼吸困难。

放目远眺,数十万吨未经任何处理的像黑泥炭一样的冶炼废渣,在山上堆积,填满了几个低矮的山坳。

红网湘西6月16日讯(时刻新闻记者刘容 通讯员梁斌勋)6月15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暗访小组来到湘西自治州泸溪县,对7处去年执法检查发现污染严重的区域和点源的整改落实情况进行跟踪检查,并就今年即将开展的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进行前期暗访。

当地的群众说,这里的确很美,但是那是在10多年以前。

随后,暗访组来到当地的火龙溪,宽阔的河床上堆满了废渣,只有溪边还留有窄窄的水道。而对岸的华峰锌业公司生产如火如荼,七八个烟囱的烟气正在外排,生产废水直入几近干涸的河中。

工厂废气令人窒息,工人称早已习惯

对许多外地人来说,泸溪是一个美得令人心醉的地方。然而,进入武溪工业集中区,各种小工厂小作坊密布。

治污不力监管失控,重金属污染治理未动工

为了远离污染,当地许多居民选择了外出打工。

暗访组来到湖南鑫海环保有限公司,这是当地一家年产2万余吨的电解锌厂。多台满载货物和产品的卡车,从盘山公路进去,车轮过后扬起的滚滚黄尘,使路左侧墙壁上的企业要发展,环保要先行标语若隐若现。

在泸溪县武溪镇黑塘村住了几十年的周阿姨回忆说,10多年前,这里河水清澈,不仅可洗衣浇菜,人们还经常在河里捞鱼虾。

走进工厂,简陋的车间里堆满了原材料,气味刺鼻。在电解锌车间,只见五名没有佩戴口罩的工人正在浇注锌块。大量未经处理的烟气从电解炉内直排出来,瞬间掩盖了两名操作工,烟雾刺鼻又刺眼,暗访人员没站几分钟,便呛得直咳嗽,窒息感强烈。

10多年前,这里很美

桥头另一侧,是年产数万吨电解锰的金瑞公司,其生产废水从几米高的排污口喷涌而出,排入火龙溪的河道。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dvqi.cn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股票配债能赚钱吗,股票配债都有赚吗版权所有